0

1960

已有 36 阅读此文人 - - 新酒上市 -

如果你热爱,并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年份,那喝一款与你同年出生的葡萄酒,这个经历一定是令人雀跃的。假设你出生在1990年,喝一瓶伟大的柏图斯(Chateau Petrus)1990年应该是你的不二选择,而且Wine Adovate杂志说这瓶酒的适应期据说将能达到2054年呢;假设你出生在1989年,今年22岁,即将大学毕业了,传说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遗言,临终如果只能喝一瓶酒的话,那他的选择会是1989年侯伯王(Chateau Haut-Brion),你会与他做出同样的选择吗?假设你即将进入而立之年,今年29岁,地球人都想喝的1982年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会不会也是你庆祝进入人生成熟阶段的选择?假设您今年50岁,知天命了,1961年,雄伟壮阔的(Chateau Latour)将于您一起达到生命辉煌阶段。如果您64岁了,被誉为世纪之酒的1947年白马(cheval blanc)将和你共写传奇;如果你延年益寿,跨越世纪,达到111岁,只有1900年玛歌(Chateau Margaux),还能继续和你一起笑看三个世纪风云……如果你好像我的女儿只有两岁,生于2009年,那恭喜你了,伟大的年份,孕育了无数好酒,你会很容易找到你最心仪的一瓶……

我出生那年,万众瞩目的波尔多偏偏不是一个好年份,以此从来没有打算过找那瓶与自己同龄的葡萄酒,直到那一天……

2011年的1月8日,刚和友人在香港Zachys拍卖行投得心头好。心情大好之际突然发现酒店附近有家颇具规模的葡萄酒专营店,和妻子两人两天来已觅得了三瓶好酒,趁还有一瓶的名额,去溜达一下。

这不是一家寻常的葡萄酒专营店,店内横陈了许多很有来头的“老家伙”,那些与我父亲甚至爷爷年龄相仿的葡萄酒珍藏比比皆是,而且大部分来自那善于出品陈酿的波尔多。这时不知从哪里“飘”出来了以为非常好客健谈并自称是店员的先生,侃侃道来老酒的各种故事。自然而然地让我对他,对这家店产生莫名的信任,不久就选定了一瓶相对较新年份的侯伯王。

不知是一眼就看出了我是个有点葡萄酒学问的“大陆仔”,还是我帮衬了他一笔“小小”的生意,或者是在这邂逅到了佳士得拍卖行香港洋酒部的李先生还主动与我打了招呼,又再可能是我很保守地在众多老年份酒里挑了一瓶新年份的举动,令这个“店员”不声不响地用他娴熟的老酒开瓶技术,在我面前将一瓶1974年的欧颂(Ausone)打开了。

“当然呀”“店员”先生爽快地回答到。这时他又递了一杯给佳士得的Francesco,自己也来了一杯。

我继续激动地再说了一句:“很感谢你,”

不需醒酒,37岁的岁月加之右岸一级名酿,简单概括:柔,顺,轻。如清风般柔,如流水般顺,如雪花般轻。香气是柔,顺,轻,单宁也是柔,顺,轻。

随即感慨,喝这些不是赫赫有名佳年份的老酒,品尝的不再是什么岁月锤炼,什么恢弘盖世,那是如流水一样趟过的历史。我再次轻酌一口。这没有被岁月摧毁的老酒,已不再去傲然展现任何惊为天人的资历,只是静静地、坦然地述说着他曾经走过的那段历史。在这漫长的37年里……1976年美国纳帕谷(Napa Valley)的红白两款酒曾打败过他出生地法国的众多一级名庄;1982年罗伯特?帕克对波尔多期酒的大胆判断成就了这个美国人历史性的身名;1993年封瓶的铅箔改进为铝箔;2009年热火朝天的波尔多期酒创下了历史记录,同是八大庄的拉菲大哥每年都以超过两位数的百分比跃升身价……而这瓶1974年的欧颂,37年里水位悠悠地仅下降了Upper-shoulder,笑看风云变。

每每回首这段经历,就会让身边的酒友都去品一款自己年份酒吧。品一口,闭起眼,个人历史的起伏就会如映画一样浮过脑际,而你的人生感悟也会在这刻伴着一丝涩,一点酸,半点甜,半幽香游到你的眼前。如果有50个与葡萄酒在一起的时刻会让你记住,那,就去交汇一次这样的经历吧。

此份酒单,是根据罗伯特?帕克的评分而总结出来的每一年好酒,给1960年至1999年之间出生的您一个美好的参考。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